瀚大黎众|四大名著连环画《红楼梦》之12《叔嫂逢五鬼》带字幕

  • 时间: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
《红楼梦》原名《石头记》、《情僧录》、《风月宝鉴》、《金陵十二钗》等,梦觉主人序本正式题为《红楼梦》。从《红楼梦》问世以来,用不同艺术形式改编的作品不能尽数,影视、戏曲、绘画都有力作出现,而用《红楼梦》改编的连环画品种和册数之多,实在无法统计,更是异彩绽放,把红楼梦的故事充分地演绎给了广大读者。这套连环画初版发行于20世纪八十年代,印刷厂遗漏版权页,此版为2000年7月经济日报出版社出版发行的第二版连环画套书,共计60册。

1却说宝玉正准备倒茶,忽然背后有人接了碗去。宝玉吓了跳,问:“你从哪里来的?”那丫头一面递茶,一面笑着回道:“我才从里间后门进来,难道二爷就没听见脚步响么?”

2宝玉一面吃茶,一面仔细打量那丫头,一头黑鸦鸦的好头发,挽着髻儿,容长脸面,细挑身材,十分俏丽甜净。宝玉笑问道:“你也是我屋里的人么?”那丫头道:“是的。”

3宝玉道:“既是这屋里的,我怎么不认得?”那丫头道:“爷不认得的多呢,岂止我一个。从来我又不递茶水拿东西,眼面前儿的一件也做不着,哪里认得呢?”

4宝玉问她为什么不做眼面前的呢?那丫头道:“这话我也难说。只有句话回二爷:昨日有个芸儿来找二爷,我想二爷不得空儿,便叫焙茗回他。今日他又来了,不想二爷又往北府去了。”

5刚说到这话,只见秋纹、碧痕共提着一桶水,嘻嘻哈哈地笑着进来。那丫头便忙迎上去接水,二人看时,不是别人,原来是小红。

6二人都觉诧异,将水放下,忙进来看时,并没别人,只有宝玉,便心中俱不自在。她俩只得先预备下洗澡之物,伺候宝玉脱了衣裳。

7然后,二人找着小红,问她:“方才你在屋里做什么?”小红道:“因我的手帕子丢了,往后头找去,不想二爷要茶喝,叫姐姐们,一个也没有,我赶着进去倒了一碗茶,姐姐们就来了。”

8秋纹兜脸啐了一口道:“没脸面的下流东西!你也拿镜子照照,配递茶递水不配?”碧痕道:“明儿我说给她们,凡要茶要水拿东西的事,咱们都不动,只叫她去就完了。”秋纹接着道:“这么说,还不如我们散了,单让她在屋里。”

9二人你一句我一句正闹着,只见有个老嬤嬤进来传风姐的话说:“明日有人带花儿匠来种树,叫你们严谨些,衣服裙子别混晒混晾的。那土山上都拦着帷幕,可别混跑。”

10秋纹便问:“明日是谁带进匠人来监工:?”那老婆子道:“什么后廊上的芸哥儿。”秋纹、碧痕不知道,只管混问别的话。那小红心里明白,知是昨日外书房所见的那人了。

11这小红年方十四,因她有几分容貌,心内便想向上攀高,每每要在宝玉面前玩弄玩弄,却无机会。不想今日才有消息,又遭秋纹等一场恶话,心内早灰了一半。正没好气,忽听见老嬤嬤说贾芸来了,不觉心中一动,便闷闷地回房。

12她睡在床上,暗暗思量,翻来复去,自觉没情没趣的,忽听窗外低低的有人叫道:“红儿,你的手帕子我拾在这里呢。”

13小红听了,忙走出来看时,不是别人,正是贾芸。小红不觉粉面含羞,问道:“二爷在哪里拾着的?”只见那贾芸道:“你过来,我告诉你。”一面说,一面就上来拉她的衣裳。

14那小红转身一跑,却被门槛绊倒,猛的一吓,醒了过来,方知是梦。因此再无睡意,一夜未眠。

15至次日天明,小红方才起来,也不梳洗,向镜中胡乱挽了一挽头发,洗了手,腰中東一条汗巾,便来打扫房屋。

16谁知宝玉昨儿见了她,也就留心,若要指名唤她来使用,又怕袭人等多心。因此早晨起来,也不梳洗,只坐着出神。从窗子向外看去,只见几个丫头打扫院子,独不见昨儿那个。

17宝玉便靸了鞋,走出了房门,只装作看花。东瞧西望,一抬头只见西南角游廊下栏杆旁有一个人倚在那里。宝玉前进一步细看,正是昨日那个丫头,在那里出神。

18宝玉正要迎上去,忽见袭人招手叫她。只见小红走了过来,袭人笑道:“我们的喷壶坏了,你到林姑娘那边借来一用。”小红应了一声,便向潇湘馆走去。

19小红走到烟翠桥,抬头一望,只见山坡高处都拦着帷幕,方想起今日有匠役在此种树。远远地看见贾芸正在那里监工。小红待要过去,又不敢过去,只得悄悄地去潇湘馆取了喷壶而回,无精打彩,自向房内倒头而睡。

20过了一日,是王子滕夫人的寿诞,那里原打发人来请贾母、王夫人的,王夫人见贾母不去,也不去了。倒是薛姨妈同着凤姐并贾家三个姊妹、宝钗、宝玉一齐都去了,至晚方回。

21王夫人正在薛姨妈房里坐着,见贾环下了学,命他去抄《金刚咒》唪诵。那贾环便来到王夫人炕上坐着,命人点了蜡烛,拿腔做势地抄写。

22贾环无心抄经,胡乱指派丫环,一会叫人倒茶,一会叫人剪蜡花。众丫环素日厌恶他,都不答理。只有彩霞还和他合得来,倒了茶与他,且小声劝道:“你安分些吧,何苦讨人厌!”

23贾环把眼一瞅道“我也知道,你别哄我。如今你和宝王好,不大理我,我也看出来了。”彩霞咬着牙,向他头上戳了一指头,道:“没良心的!‘狗咬吕洞宾—不识好歹。’”

24两人正说着,只见凤姐同王夫人都过来了。王夫人便一长一短地问凤姐,今日是哪几位堂客,戏文好歹,酒席如何。凤姐一一作了回答。

25不多时,宝玉也来了,见了王夫人就一头滚在王夫人怀里。王夫人道:“我的儿,又吃多了酒,脸上滚热的。还不在那里静静躺一会子去呢。”说着,便叫人拿来枕头。

26宝玉就在王夫人身后躺下,又叫彩霞来替他拍着。宝玉便和彩霞说笑,只见彩霞淡淡的不大答理,两眼只向着贾环。宝玉便拉她的手,说:“好姐姐,你也理我一理!”

27彩霞见宝玉拉她的手,便夺手不肯,说:“再闹就嚷了!”二人正闹着,贾环全看在眼里,素日原恨宝玉,今见他和彩霞玩耍,心里越发咽不下这口气。

28因一沉思,计上心来,贾环故作失手,将那一盏油汪汪的蜡烛,向宝玉脸上只一推。只听宝玉“哎哟”的一声,满屋人都吓一跳。

29有人连忙将地下的矗灯移过来一照,只见宝玉满脸是油。王夫人又气又急,一面命人替宝玉擦洗,一面大骂贾环。

30凤姐三步两步上炕去替宝玉收拾着,一面责备着贾环:“老三还是这样‘毛脚鸡’似的,赵姨娘平时也该教导教导他才是。“

31一句话提醒了王夫人,遂叫过赵姨娘来,骂道:“养出这样黑心种子来,也不教训教训!几番几次我都不理论,你们一发得了意了!”赵姨娘只得忍气吞声,也上去帮着他们替宝玉收拾。

32宝玉左边脸上起了一溜燎泡,幸而没伤着眼睛。王夫人看了,又心疼,又怕贾母问时难以回答,急得又把赵姨娘骂一顿,一面取了“败毒散”来替宝玉敷上。

33宝玉说:“有些疼,还不妨事,明日老太太问,只说我自己烫的就是了。”风姐道:“便说自己烫的,老太太也要骂人不小心横竖有一场气的。”王夫人命人好生送了宝玉回房去。袭人等见了,都慌得了不得。

34黛玉见宝玉出了一天门,便闷闷的,晚间打发人来问两三遍,知道宝玉被烫了,便亲自赶过来。只瞧见宝玉自己拿镜子照呢,左边脸上满满地敷了一脸药。

35黛玉只当烫得十分厉害,忙近前瞧瞧。宝玉知她素性好洁,故把脸遮了,摇手叫她出去。黛玉问他疼得怎样?宝玉道:“也不很疼,养一两日就好了。”黛玉坐了一会回去了。

36次日,贾母来看宝玉,宝玉虽自己承认是自己烫的,贾母仍然又把跟从的人骂了一顿。

37过了一日,有宝玉寄名的干娘马道婆到府里来,见了宝玉的烫伤,吓了一跳,问其缘由,便点头叹息。她向宝玉脸上用指头画了几遍,又咒诵了一回,道:“包管好了,这是一时的飞灾。”

38马道婆又向贾母道:“老祖宗,你哪里知道佛经上说的利害!大凡王公卿相人家的子弟,只一生长下来,暗里便有许多促狭鬼跟着他,得空儿便拧他一下,或掐他一下,所以往往那些大家子孙多有长不大的。”

39贾母听如此说,便问有何解法没有。马道婆便说:“这个容易,只要供奉大光明普照菩萨,专管照耀阴暗邪恶,可永保儿孙康宁,再无撞客邪崇之灾。”

40贾母问道:“倒不知怎么供奉这位菩萨?”马道婆告诉她,只不过除香烛供奉之外,一天多添几斤香油,点个大海灯。这海灯便是菩萨现身的法像,昼夜不能熄的。

41贾母道:“既这么样,便一日五斤香油,每月打总儿给你送去。”马道婆道:“阿弥陀佛,慈悲大菩萨!”贾母又吩咐,以后宝玉出门,拿几串钱交给他的小子们,一路施舍与僧道贫苦之人。

42说毕,那道婆便往各房间问安闲逛去了。一时来到赵姨娘房里,见赵姨娘正在粘鞋,炕上堆着零星绸缎,因说:“我正没有鞋面子,奶奶随便给我些零碎绸子缎子,做双鞋穿吧。”

43赵姨娘叹口气道:“你瞧,那里头还有块成样的么?就有好东西也到不了我这里。你不嫌不好,挑两块去就是了。”马道婆便挑了几块,掖在怀里。

44赵姨娘问起前目派人送五百钱去的事,马道婆告诉她,早已替她在药王面前上了供了。赵姨娘叹道:“我手里如从容些,会常来上供的。”马道婆劝慰道:“你只放心,环哥大了,定会得个一官半职,那时你要做多大功德,还怕不能么?”

45赵姨娘笑道:“罢,罢!再别提起!如今就是榜样儿,我娘儿们比得上这屋里哪一个儿?宝玉还是小孩子家,长得得人意儿,大人偏疼些他,也还罢了;我只不服这个主儿!”一面说,一面伸了两个指头。

46马道婆会意,便问道:“可是琏二奶奶?”赵姨娘吓得忙摇手,起身掀帘一看,见无人,方回身向道婆说:“了不得!提起这个主儿,这一份家私要不都叫她搬到娘家去,我也不是个人!”

47马道婆便探她的口气道:“我还用你说?难道这还看不出来!也亏你们心里也不理论,只凭她去。”赵姨娘道:“我的娘,不凭她去,谁还敢把她怎么样呢?”马道婆道:“那是你们没本事!明里不敢怎样,暗里也算计了,还等到如今!”

48赵姨娘闻听这话里有话,心内暗暗欢喜,便说:“怎么暗里算计?你若教给我这法子,我大大地谢你!”马道婆听了这话,打拢了一处,道:“若说我不忍你们娘儿俩受别人委曲,还犹可;若说谢,我还想你们什么东西么?”

49赵姨娘说道:“你这么个明白人,怎么糊涂了?果然法子灵验,把他两人绝了,这家私还怕不是我们的?那时候你要什么不得呢?”马道婆说:“那时节事情妥当了,又无凭据,你还理我?”

50赵姨娘道:“这有何难,我攒了几两体已,还有些衣服首饰,你先拿几样去;我再写个欠银文契给你,到那时,我照数给你。”马道婆道:“使得!”

51赵姨娘将身边小丫头支开,连忙打开箱柜,将衣服首饰并体已散碎银子,拿了些出来,又写了五十两一张欠约,递与马道婆。马道婆收了东西,遂不顾青红皂白地满口应承下来。

52马道婆要了张纸,拿剪子铰了两个纸人儿,递与赵姨娘,她把二人的年庚写在上面;又找一张蓝纸,铰了五个青面鬼,叫她并在一处,拿针钉了:“我在家中作法,自有效验的。”说花,二人散去。

53再说林黛玉因宝玉烫了脸不大出门,心里总闷网不舒。这日饭后,便同紫鹃信步出来看庭前才迸出的新笋,不觉出了院门,来到园中,四望无人,惟见花光鸟语。

54她俩不由地向恰红院走来,听见房内笑声,原来是李纨、凤姐、宝钗都在这里。一见她俩进来,都笑道:“这不又来了两个?”黛玉笑道:“今儿齐全,是谁下帖子请的?”

55风姐道:“我前日令人送两瓶茶叶与姑娘,可好么?”黛玉笑道:“我正忘了,多谢想着。”宝玉插言道:“我尝了不好,不知别人尝了怎么样?”宝钗道:“味倒好,只是没甚颜色。”

56黛玉说她吃着尚好。宝玉道:“你说好,把我的都拿了去吧。”风姐道:“那是暹罗国贡的,我那里还多呢。”黛玉就要叫丫头取去。凤姐道:“不用,我明日还有一事求你,一同叫人送来。”

57黛王笑道:“你们听听,只是吃了她家一点茶叶,就使唤人来了。”风姐道:“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,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?”众人大笑不止。黛玉红了脸,回过头去,一声儿不言语。

58宝钗笑道:“我们二嫂子的诙谐真是好的。”黛玉道:“什么诙谐,不过是贫嘴贱舌的讨人厌罢了!”说着又啐了一口。

59凤姐笑道,“你给我们家做了媳妇,还亏负你么?指着宝玉道:“你瞧瞧人物儿配不上?门第儿配不上?根基儿家私配不上?哪一点儿玷辱你?”黛玉起身便走。

60宝钗叫道:“颦儿回来,走了就没意思了。”说着,站起来把黛玉拉住。这时,赵姨娘和周姨娘进来探望宝玉,众人都起身让坐,只有凤姐理也不理。

61赵姨娘、周姨娘刚坐一会,只见丫环来报“舅太太来了请奶奶姑娘们过去呢。”宝玉对凤姐道:“我不能去了,你们好歹别叫舅母进来。林妹妹,你略站一站。”凤姐把黛玉往后一推,道“有人叫你说话呢!”便和李纨一同去了。

62,赵姨娘和周姨娘也辞了出去。这里宝玉拉着黛玉的手,只是笑,又不说话;黛玉不觉又红了脸,挣着要走。宝玉忽然道:“哎哟!头好疼!”黛玉道:“该!阿弥陀佛!”

63只见宝玉大叫一声,将身一跳,离地有三四尺高,口内乱嚷,尽是胡话。黛玉并众丫环见状都吓谎了,忙报知王夫人与贾母。

64此时王子腾的夫人也在这里,都一齐来看。宝玉一发拿刀弄杖,寻死觅活的,闹得天翻地覆。贾母、王夫人一见,吓得抖衣乱战,“儿”一声“肉”一声地放声大哭。

65于是惊动了众人,连贾赦、邢夫人、贾珍、贾政并琏、蓉芸、萍、薛姨妈、薛蟠并周瑞家的一干家中上下人等并丫环媳妇,都来园内看望,顿时乱麻一般。

66正没个注意,只见凤姐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,砍进园来,见鸡杀鸡,见犬杀犬,见了人,瞪着眼就要杀人。

67众人越发慌了。周瑞媳妇带着几个力大的女人,上去将凤姐抱住,夺了刀,生拉硬扯地将她抬回房中。

68平儿、丰儿等哭得哀天叫地。贾政也心中着忙。当下众人七言八语,有说送祟的,有说跳神的,有荐玉皇阁张道士捉怪的。整闹了半日,祈求祷告,百般医治,并不见好。

69次日,王子腾也来问候。接着小史候家、邢夫人弟兄并各亲戚都来瞧看,也有送符水的,也有荐僧道的,也有荐医的。他叔嫂二人一发糊涂,不省人事热如火,在床上乱说。

70到夜里,他二人闹得更甚。因此那些婆子丫环不敢上前,故将他叔嫂二人都搬到王夫人的上房内,派人轮班守望。贾母、王夫人、邢夫人并薛姨妈寸步不离,只围着哭。

71此时贾郝、贾政又恐哭坏了贾母,日夜熬油费火,闹得上下不安。贾赦还各处去寻觅僧道。贾政见不效验,因阻贾赦道:“他二人之病,百医无效,想是天意该如此,也只好由他去吧!”

72看看三日光阴那凤姐、宝玉躺在床上,连气息都微了,合家都说没指望了。贾母、王大人、贾琏、半儿、袭人等更哭得死去活来。只有赵姨娘假作忧愁,心中称愿。

73至第四日早,宝玉忽睁开双眼向贾母道:“从今以后,我可不在你家了,快打发我走吧。”贾母如同摘去心肝一般。赵姨娘在劝道:“老太太不必过于悲痛,哥儿已是不中用了,不如把他衣服穿好,让他早些回去,也免他受些苦。”

74话未说完,被贾母照脸啐了一口唾沫,骂道:“烂了舌头的混帐老婆!怎么见得不中用了?你愿意他死了,有什么好处?你别作梦!他死了,我只会找你们要命!”

75贾母一面哭、一面骂:“都是你们素日挑唆着,逼他念书写字,把胆子吓破了,见了他老子就像个‘避猫鼠‘一样。这会子逼死了他,你们就随了心了!我饶哪一个?”贾政在旁听见这些话,越发着急,忙喝退了赵姨娘。

76这时有人来回:“两口棺木都做齐了。”贾母闻之,如刀刺心,一发哭着大骂,问:“是谁叫做的棺材?快把做棺材的人拿来打死!”闹了个天翻地覆。

77忽听见空中隐隐有木鱼声,念了一句:“南无解冤解结菩萨!有哪家人口不利、家宅不安、中邪崇、逢凶险的,我们善能医治。”贾母、王夫人听了,即令人向街上找寻去。

78原来是一个瘌和尚同一个跛道士。贾政命人请了进来,问他二人在何山修道?那僧笑道:“长官不消多话,因知府上人口欠安,特来医治的。”贾政告知他们,家中有两个人中了邪,不知有何方可治?“

79那道人说:“你家现有稀世之宝,可治此病”贾政心中一动,便道:“小儿生时虽带了一块玉来,上面刻着‘能除凶邪’,但也未见灵效。”那僧道:“那‘宝玉’只因被声色货利所迷,故不灵了。你将此宝取出来,待我持诵持诵,就依旧灵了。“

80贾政从宝玉项上取下那块玉来递与他二人。那和尚擎在掌上,长叹一声,道:“青埂峰下,别来十三载矣!人世光阴迅速,尘缘未断,奈何奈何!”

81只见那和尚又念诵一番,又摩弄一回,说了些疯话,将天递还贾政道:“此物已灵,悬于卧室槛上,除自已亲人外,不可令阴人冲犯。三十三日之后,包管好了。”贾政忙命人让茶,那二人已经走了,只得依言而行。

82凤姐、宝玉果一日好似一日,渐渐醒来,知道饿了,贾母、王夫人这才放了心。众姐妹都在外间听消息,黛玉先念了一声佛,宝钗笑而不言。惜春问道:“宝姐姐笑什么?”

83宝钗道:“我笑如来佛比人还忙:又要度化众生,又要保佑人家病好,又要管人家婚姻。你说忙不忙?好笑不好笑?”一时林黛玉红了脸,啐了一口道:“你们都不是好人!只跟着凤丫头学的贫嘴。”一面说,一面掀帘出去了。

84且说宝玉病的这段时间里,贾芸带着家下小厮昼夜坐更看守,那小红同众丫环也在这里守着宝玉,彼此相见多日,都渐渐混热了。小红见贾芸手里拿着手帕子,倒像是自己从前掉的,待要问他又觉得不太好问。

85不料那和尚道士来过后,贾芸仍种树去了,这件事一直放在小红心上。忽听窗外问道:“姐姐在屋里没有?”小红在窗眼内往外一看,原来是名叫隹蕙的小丫头,便叫她进来。

86隹蕙跑了进来笑道:“我好造化!刚才宝玉叫我往林姑娘那里送茶叶,可巧老太太给林姑娘送钱来,正分给她们丫头们呢。见我去了,林姑娘就抓了两把给我,也不知多少,你替我收着。”小红就替她一五一十地数了收起。

87隹蕙道:“你这一阵子心里到底觉得怎样?依我看,你应家去住两日,请一个大夫来瞧瞧,吃两剂药就好了。”小红道:“好好的,家去做什么?”隹蕙道:“可是你又懒吃懒喝的,终久不是长法儿?”小红道:“怕什么?还不如早些死了倒干净!”

88隹蕙道:“好好的,怎么说这些话?”小红道:“你哪里知道我的心思?”隹蕙点头,想了一会道:“也难怪你气。就像昨儿老太太说这些日子服侍的人都辛苦了,各处都按等几赏了。我年纪小,上不去,我也不抱怨,像你怎么也不算在里头?”

89小红道:“俗话说:‘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。’谁守一辈子呢?也不过三年五载,各人干各人的去了。”隹蕙勉强笑道:“昨日宝玉还说,明儿怎么样收拾房子,怎么样做衣裳,倒像有几百年熬煎。“

90隹蕙走后,小红便出房来,一径往宝钗院内走去。刚至沁芳亭畔,只见宝玉奶娘李嬷嬷从那边过来,将手一拍,道:“你说,好好的,又看上了什么‘云哥儿’,这会子逼着我叫了他来。”

91见李嬤嬤拄着拐去了,小红却站着出神。不多时,只见一个小丫头跑来,问道:“红姐姐,你在这里作什么呢?”小红见是小丫头坠儿,便问她哪里去?坠儿道:“李奶奶叫我带芸二爷进来。”

92这里小红刚走至峰腰桥门前,就见那边坠儿引着贾芸来了。那贾芸一面走,一面把小红一溜;那小红只装着和坠儿说话,也把眼一瞟贾芸,四目恰好相对,小红不觉把脸一红,一扭身往蘅芜院去了。

93贾芸随着坠儿来至怡红院中,坠儿先进去回明了。贾芸看院内有几点山石,种着芭蕉,那边有仙鹤在松树下剔翎:回廊上吊着各色笼子,笼着仙禽异鸟。上面五间抱厦,一色雕镂新鲜花样福窗,中间悬着一个匾。

94贾芸想道:“难怪叫‘恰红院’原来匾上是这四个字。”正想着,只听里面宝玉喊他快进去。贾芸连忙进入房内,只见金碧辉煌,文章闪烁,却看不见宝玉在哪里。忽从镜后转出两个十五六岁的丫头来,说:“请二爷里头屋里坐!”

95贾芸连正眼也不敢看,又进一道碧纱厨,只见小小一张填漆床上,旋着大红销金撒花帐子。宝玉穿着家常衣服,倚在床上,拿着本书,看他进来,早带笑立起身来。贾芸忙上前请了安。

96宝玉让坐,笑道:“自从那个月见了你,我叫你往书房来,谁知接连好多事情,就把你忘了。”贾芸笑道:“总是我没福,偏偏又遇着叔叔欠安。叔叔如今可大安了?”宝玉道:“大好了,我倒听说你辛苦了好几天。“

97贾芸道:“辛苦也是应当的,叔叔大安了,也是我们一家子的造化。”说着,只见有个丫环端了茶来与他,那贾芸口里和宝玉说话,眼里却瞅那丫环:细挑身子,容长脸儿,穿着银红袄儿,青缎子背心,白绫细折儿裙子。

98他知道这丫环是袭人,便忙站起来,笑道:“姐姐怎么替我倒起茶来?我来到叔叔这里,又不是客,让我自己倒吧。”宝玉道:“你只管坐着吧,丫头们跟前也是这么着。”

99一面说,一面吃茶,宝玉便和他说些没要紧的散话。说了一会,贾芸见宝玉有些懒懒的了,便起身告辞。宝玉也不强留,只说:“明儿闲了只管来。”仍命小丫头坠儿送他出去。

100出了恰红院,贾芸见四顾无人,便间坠儿几岁了?名字叫什么?在宝叔房内几年了?宝叔房内共总几个女孩子?那坠儿便一桩桩都告诉他了。贾芸又问她刚才路上遇到的那个可是叫小红?坠儿笑道:“你问她作什么?”

101贾芸道:“方才她问你什么手帕子,我倒拣了一块。”坠儿笑道:“她问我好几遍,可有看见她的手帕的。今儿她又问我。她说:我若替她找着了,还谢我呢。好二爷,你既拣了,给我吧,我看她拿什么谢我!”

102原来上月贾芸进来种树之时,拣了一块罗帕。今见坠儿追索,心中早有了主意,便将袖内自己的一块手帕儿取了出来,递给坠儿。要知坠儿有何话说,请看下集《宝钗戏彩蝶》。


瀚大黎众相关连环画欣赏:

二战连环画《战争风云》(1-8册)全册【点击链接欣赏】

港版连环画套书《月唐演义》(1-16册)全册【点击链接欣赏】

湘版连环画《说唐》(1-6册)全册【点击链接欣赏】

连环画《中国历史故事》(1-25册)全册【点击链接欣赏】

猜你喜欢